精彩
视频

网上
展馆

网上
预约

微信
关注

微博
互动

常见
问题

在线
咨询

TOP

重要史料

Important historical materials

肖华司令在乐陵

1.jpg

一九三八年肖华(右)和陈光在山东留影

2.jpg

肖华曾在乐陵县文庙办公

3.jpg

肖华(左二)在山东(右一为夫人王新兰)

?

  1938年初夏,为壮大我党领导的敌后抗日力量,中央军委决定抽调一支八路军主力部队组成东进抗日挺进纵队,开赴津浦路以东的冀鲁边区。22岁的肖华,风华正茂,被任命为东进抗日挺进纵队的司令员兼政委。8月,肖华率部从山西孝义出发,经过一个多月风雨兼程,来到冀鲁边区的中心乐陵县,在敌后战场开展游击战争。

  今天走进乐陵市修建一新的文庙大院,犹见一株明代古槐枝桠遒劲,肖华曾在树下指挥战斗。他在乐陵一年多的时间里,文庙便成了冀鲁边区特委、乐陵县抗日民主政府的所在地。

  抗日统战

  枣园三结义

  1938年9月底,肖华率部进入冀鲁边区的中心乐陵县,与当地的抗日武装会合。冀鲁边区是山东、河北的接合部,是一片辽阔的平原。在这里建立根据地,能直接威胁日寇的战略要地天津、济南和南北交通大动脉津浦路以及水上交通要道塘沽口。

  肖华部队的到来受到乐陵当地军民的热烈欢迎。一位老地下党员在回忆文章中提到在城西关召开的欢迎大会上,第一次见到肖华的情形:“他身着半旧的粗布军装,英姿勃勃地登上讲台,向大家讲了抗战必胜的道理,讲了冀鲁边区的战略位置和学习《论持久战》的重大意义。肖华同志讲话很有说服力,极富鼓动性。会后,连久读诗书的老先生也议论说:将来得天下的,一定是共产党。”

  当时的乐陵县县长牟宜之由国民党山东省政府委派,他身为地方官,积极抗日,是极具爱国心的进步人士。国民党山东省主席沈鸿烈曾写信给牟宜之,让他尽最大可能地限制、刁难八路军,“尤其在军饷、粮食、服装上不予供给”。牟宜之不为所动。牟宜之是国民党元老丁惟汾的外甥,早年参加共产主义青年团。牟宜之和肖华通过朱集镇大常村村长常浩天取得了联系。

  9月的一天晚上,肖华、牟宜之、常浩天三人来到一片枣林深处,对着枣树盟结同心,共商抗战大计。当时,肖华笑着说:“三国时有个刘、关、张桃园三结义,现在我们岂不是枣园三结义吗?”牟宜之激动地举手表示:“我们誓像一棵棵老枣树一样,不怕狂风暴雨,不怕刀山火海,无论环境多恶劣,也要抗战到底,为民造福。”

  当时正是小枣成熟的季节,枣林里成百上千岁的“枣王”树,见证了不同阶层联合抗日,共同扞卫民族尊严的决心。“结义园”成为当地百姓间流传的一段佳话。

  轻骑从简

  智斗沈鸿烈

  肖华初到乐陵,敌后抗日力量处在日寇、汉奸、土匪、民团的威胁中,处境十分艰难。肖华面对复杂局势,很快集中统一起原本分散的我军各部队和地方武装,形成一个铁拳,掌握了以乐陵为中心的庆云、阳信、东光、南皮、无棣等地的广大乡村。

  1938年10月,沈鸿烈与国民党河北省主席鹿钟麟策划组织“冀鲁联防”,试图以软硬兼施、南北夹攻的方式,把八路军赶出冀鲁边区。

  为了瓦解“冀鲁联防”,做好统战工作,1938年秋,肖华根据总部指示,轻骑从简,赴惠民县城与沈鸿烈谈判。肖华想要单刀赴会,令大家十分担心,牟宜之劝他不听,于是偕同前往。当时担任肖华保卫的王定烈,在一篇怀念文章中记叙了当时的情形:“在去惠民的路上,担任保卫的我很紧张,手枪里的子弹早早顶上膛,汗水把手中的缰绳都浸透了。肖华同志却信马由缰,兴致勃勃。”

  离惠民还有三十里地,国民党军队已戒备森严。沈鸿烈曾当过张作霖的舰队司令、青岛市市长,当得知来谈判的八路军司令只有22岁,他流露出不屑:“娃娃司令也来和我谈判?”王定烈回忆,沈鸿烈“摆出一副十足的省主席架子”,将肖华等人安置在旅馆,静候他的“接见”。

  王定烈等人对此感到气愤,纷纷劝肖华回去,可是肖华却笑吟吟地说出了他的主意。在等候“接见”的时间里,他和负责宣传的同志把《给惠民各界的慰问信》花钱油印出来,亲自上街头散发,到医院去慰问。“断头流血乃革命者家常便饭,牺牲奋斗是抗日的应有精神!”肖华的激情和文采,把我党抗日统一战线政策和民族爱国主义情感阐发得淋漓尽致。一时间惠民纸贵,城里纷纷传颂八路军的“娃娃司令”如何年轻有为,如何深明大义。沈鸿烈先失一招,吃了“哑巴亏”。

  随后,沈鸿烈把谈判地点设在县衙门后院。大堂、二堂、三堂的台阶上下,站了五层荷枪实弹横眉竖眼的卫兵。50岁左右的沈鸿烈一身笔挺的将校戎装,肖华虽然衣着俭朴,但风华正茂,神采超凡,二人对照鲜明。

  谈判开始了,王定烈在屋外警戒,“只听见肖华同志在屋里一会儿慷慨激昂,一会儿义正辞严,一会儿笑声朗朗。三小时的谈判达成协议,沈鸿烈送出肖华,竟掩饰不住惊讶、钦佩之情,要请肖华吃饭。”

  然而宴请席间话不投机,都无心用酒,一个小时就散席了。沈鸿烈又单独同牟宜之谈了许久。在返回乐陵的路上,牟宜之告诉肖华,沈鸿烈私下以高官相许,要将牟调离乐陵,去当什么专员,被牟婉言拒绝。

  此后,肖华又赴吴化文(国民党二十八旅旅长)、米永和(国民党一一八师师长)处谈判,同时加强我军建设,放手发动群众。到1939年初,我边区部队已发展到两万多人,同日寇展开斡旋,浴血奋战。

  亲自授课

  建抗日军政学校

  在反“扫荡”期间,肖华每到一个村庄,都要到处走走,在村头巷尾和老乡拉家常。村里开村民大会时,他常去讲讲话,宣传抗日救国。他讲话的姿势和口语,一些村里的小孩子们都学会了,做游戏时常模仿。

  正是这个年纪轻轻、和老百姓没有距离感的司令员,在冀鲁边区发展武装、建立政权、培养干部,将冀鲁边区根据地的建设推进了新的阶段。

  1938年9月底,肖华来到乐陵后,在原军政大队的基础上,正式举办八路军冀鲁边区抗日军政学校。校址在当时的乐陵县中学内,位于旧县衙大堂后。一期学员多达三四百人,学制3个月。

  肖华经常挤时间给学员上课,作形势报告,讲解毛泽东的《论持久战》等着作。学校分军事、政治、民运3个队,分别培养军事、政治和群众工作干部,边学边做。以乐陵中学东北角的操场为操练场地,每天早晨和下午都进行军事训练。学员练射击,枪支不够,便以木枪代替。军政学校提倡“团结、紧张、严肃、活泼”的作风,吃窝窝头、咸菜,有时搞文艺活动。

  1938年10月,沈鸿烈亲自来到乐陵,以和肖华“洽商政事”为名,带着一个营的卫队,劫持县长牟宜之去惠民。军政学校的学员们参加了这场政治斗争。挺纵司令部和边区特委部署各群众团体,发动万名群众,拦阻沈鸿烈的汽车,挽留抗日县长牟宜之。在这次事件中,军政学校学员在燕明等骨干分子的带领下,奋勇当先,高呼抗日口号,使沈鸿烈的汽车无法出城,只得留下牟宜之。

  冀鲁边区抗日军政学校共举办了五期,培养了数以千计的革命干部,在抗日战争时期发挥过很大的作用。1939年底,上级命令肖华率边区主力转移到鲁西,参加抗日反顽战役。至此,肖华离开了冀鲁边区。

  1940年元旦在纷纷扬扬的大雪中迎来,肖华在和同志们举行的新年“同乐会”上,总结了在冀鲁边区战斗的情况。他的笔记本上记录着以下数字:击毙日寇1923名;击毙伪军3845名;俘获伪军1368名;破敌铁轨18次,抬回铁轨61条;伏击火车头及列车12辆……这一年多的时间虽不算长,在肖华的戎马生涯中却是一段功绩卓着、闪耀着青春光华的岁月。


版权所有: ? 365bet注册网址_365bet官网 365._365bet app下载 Copyright ? 2018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5044436号